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微陆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关注微陆丰微信公众号vlufeng

查看: 86|回复: 0

居无定所,无可安放的家

[复制链接]

257

主题

267

帖子

1855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55
发表于 2018-10-14 04:4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家无定所》

作者:庄泽峰

居无定所,无可安放的家

居无定所,无可安放的家


父亲去世后,他家居住的单位房要收回去。母亲找到镇上的单位主任,主任说:“钱拿来,帮你把手续办好。”

“当时我家哪里来的钱?”他说:“我们几兄弟刚走出社会,自己都没搞定,怎么可能拿出十几万?”

母亲一个人回到家,思来想去,决定出门找人借钱。她这辈子没坐过长途车,而且一坐车便晕车。

“二哥带着我妈去的,”他说:“我二哥比我们早几年出来社会,他读了高中就出来。”

二哥刚出来社会时,去过学校找他,对他说:“我们去办张卡,以后我汇款给你。”然后,他们就去邮政银行办了卡,之后这卡一直没见到有汇款进来。

“我早把那张卡忘了,”他说:“后来是二哥提起这件事,我才又想起来了。”

二哥带着母亲坐车去到父亲的一个堂兄弟,论辈分,二哥管那个人叫阿叔。阿叔是村里同宗族人中,混得比较好的,过去对父亲也比较尊重。

阿叔见母亲来了,很是高兴,听到母亲的来意,也立即答应下来。阿叔帮他家出了一部分钱。

“二哥说我妈当时,一坐车就吐,坐公交车也吐,看着很是担心。”他说。

从阿叔那里离开后,母亲接着又见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是村里的有钱人。他家跟这个有钱人,平日里并没有往来。

“那次没计划去找他的,只是碰巧遇到了,便跟他说起家里的事情。”母亲后来说道。

母亲跟二哥去见到这个有钱人,论辈分,二哥叫他阿哥。

阿哥是做大生意的人,整天都忙。母亲去见他的时候,他的公司刚好遇到些麻烦事。阿哥听了母亲的来意,也痛快的答应下来。阿哥帮了他家一部分钱。

就这样,母亲出一次远门,东凑西借的,把钱拿到单位主任的办公室去。主任写了一张收据,并在收据签下自己的名字。不过,没有盖单位的章。

母亲拿着这张收据便回来了。

“我家算是保住了,”他说:“想起来,真难为我妈。对我们家来说,十几万不是小数目!”

时隔七八年,他家居住的单位房,突然又要被收回去。

母亲打电话给当时的单位主任,才知道主任竟然没有帮他家把手续办好。钱被主任私吞了。

母亲在二哥的陪同下,带着当时写的收据,前往市里的总单位。单位领导看过那张收据,跟母亲说:“这上面没有盖单位的章,只能算作是他私人的行为。”

母亲这下蒙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?

“我家再次面临被收回去的困境。”他说:“这次就算想购买,按照当地的房价,这房子的钱就不止十几万,而是几十万。”

母亲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三翻四次的往市里单位跑,恳请单位领导能够为她做主,帮帮她。可是,单位领导就一句话:“公事公办!”

这单位房,想通过求情要回来,基本无望。母亲虽然心急如焚,愁容满面,但也无能为力了。

“我们几兄弟这么多年都没赚到钱。”他说:“老大结婚了,我结婚了,就老二还没有结婚。”

他家这个事情,最关键的一个地方,在于当时的收据,那个主任只签名,没盖单位章。母亲不懂,认为对方亲笔签名的,怎么赖也赖不掉。

那个主任确实赖不掉,但单位可以不承认这张收据。

这件事情,真的很冤!

他告诉我,这件事情还没有一个最终结果。他也是在等这个结果,不过他能预料到,该单位房会被市里单位拿去拍卖掉。如果按照现在的行情,该房子有可能需要花费五十万左右。

“这不是一个小数目,”他说:“像我们上班的,很难拿出这些钱。”

如果有可能,他想将这件事情,指名道姓的公布于网络。

他对我说:“我们多次跟市里单位领导,反应过情况,但对方一直说,公事公办。对我家来说,目前就属于一个十分被动的状态,除了等待他们发布拍卖的通知,我们似乎没有其它办法可行。”

这件事情,求助于网络,似乎也行不通。

他抽着烟,然后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,我们家在同一个镇上,搬了三次家。”

每一次搬家都是一次无奈的选择。

第一次是无法再忍受奶奶没日没夜的咒骂,他们从老家搬进父亲工作的单位房。第二次,单位工作的地方要搬走,他家搬到另一处单位房。第三次,单位工作的地方要卖掉,他家只能搬离。

现在居住的单位房,是第三次搬进来的,也是最后一次。谁能料到,这不是最后一次,他家再次面临着搬家的处境。

居无定所,用来形容他家的情况,似乎很合适。

“这两年,我和老大其实都供了房,但依靠工资来过日子,可想而知,这日子过得有多么拮据。”他说。

二哥到现在都没娶老婆,也没谈女朋友。

二哥刚出来社会时,去到父亲朋友的一家药店仓库干活。没做多久,便出来跑业务。后来,二哥被他小舅叫过去,帮忙收废品。

这废品一收,十年过去了。二哥和小舅都没赚到钱,两人成为真正的垃圾佬。

小舅当年意气风发,对创业充满信心,他想做的可不是收废品,而是从收废品开始,逐步转向城市的环保行业。

可惜了,时不待人,小舅的环保事业从未开启过。他带着自己的侄子,就在城市边缘的某个角落里,干着收废品的活儿。

“说到这里,我也能理解,当年为什么我那张邮政卡,一直没有汇款进来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二哥和小舅确实被收废品耽误了。

这么多年,家里发生什么事情,大多是二哥先回去处理。老大因为工作的原因,经常抽不开身。

“我呢,这么多年,感觉像在混日子。”他说:“我想去实现的事情,一件都没实现过。我不想它发生的事情,似乎又在不断的发生。”

他从毕业至今,换了好多份工作,钱不但没赚到,还背着一身债。

“很无奈,”他说:“在别人看来,这些都是我自找的,我也认了。这么多年,没有真正做好过一件事情。”

他感觉到自己,糊里糊涂的结婚,糊里糊涂的当了父亲,又糊里糊涂的买了房。

他说:“我哪有钱买房?这房子首付的钱,大部分是老婆她家出的,我家也出了一点,而且还是借来的。”

他就这样成为房奴,但房奴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背负着一身的债。特别是他欠下的网络贷款,每个月近乎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“为什么会走上网络贷款这条路?”他说:“当时买房的时候,房子是空的,需要购买一些家具。刚好手机上的贷款有额度,便先贷出来用了。”

这是他第一次选择网络贷款。之后,他上班,每个月的工资也能勉强应付过去。真正厄运的来临,是他接触到贵金属。

他把网络贷款的钱,拿来炒贵金属。刚开始还能赚点钱,后面一次大跌,他的账户被强制平仓,导致他亏损两万多块钱。

本来他就没有闲钱,现在贷款的钱亏没了,他情急之下,便从多个网络贷款平台,先后借了款。

这让他直接掉入网络贷款的泥潭中。

后面他因为无法及时还款,被这些平台的工作人员不断催款。让他难以接受的,这些平台的催款人员动不动就打电话给身边的亲人朋友。

“我老婆承受不了,”他说:“她问我欠了多少钱,我说两三万,然后她一气之下,便用个人的信用也贷了款,先帮我还掉一部分钱。”

可谁知道,网络贷款就像魔爪一样。原本以为继续上班就能解决问题,可是每个月的房贷、网贷,加上家里的开销,完全超过他上班所得的工资。

他跟身边的亲人朋友是无法再接到钱了。原因是他在欠下网络贷款之前,就跟他们借过钱,而且这些钱都没能还上。身边的人难以再继续信任他。

“这是我自己导致的恶果,”他说:“从上大学开始,我便有一个错误的观念,认为借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当然,如果有借有还,借钱确实很正常。问题是我经常有借无还。实际上,借钱应该是一件慎重考虑的事情。”

过去他轻而易举的从身边的亲人朋友借到钱,让他变得有点依赖于借钱来解决问题。当生活出现经济上的问题,他首先想到的是借钱,而不是忍受一段时间,想办法赚钱。借钱成为他最快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最后,他在网络贷款这里栽了大跟头。

至今,他欠的几万块网络贷款,还没办法还清。他感到自责的是,因为网络贷款,而拖累到家人。他的妻子也因此背负着两三万块的网络贷款。

这个问题,搞得他的家都快散了。

过去,他不相信,一根稻草怎么可能压死一只骆驼?现在他明白,当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,确实连死的心的都有。不要说几万块,就几块钱,别人也不会再信任你。

因此,借钱是一件十分慎重的事情。

“我的家快没了,”他说:“大家,小家,都快没了。不知道怎么办?”他充满无奈的表情看着我。

他是我多年的老朋友,我们一直形影不离。他会告诉我自己的经历,我只在一旁倾听,从来没有打断过。

他接着说:“我现在没工作,或者说,我不愿意再去找工作了。”

他最近的几次工作经历,都让他真正感受到,公司只是一个利益集体。在这个集体里,能持续帮公司创造利益的人,就能很好的生存下去。

“一旦你不能帮公司创造利益时,你所面临的处境,便是随时被开除,淘汰。”他说。

他一直想创业。

上大学的时候,他就想做点小生意。他去批发市场拿了袜子,然后一间宿舍一间宿舍的敲门,卖过几次,赚到几天的生活费。

“我当时没有把卖袜子的生意持续下去,”他说:“或者说,是我当时还不懂,生意应该持续做下去。”

卖几次袜子后,他发现需要买袜子的同学,基本都买了。不需要的,直接将他拒绝于宿舍门外。因此,他觉得应该换样东西去卖。

当他再次去敲响学生宿舍的门时,他给同学们推荐了美女海报。有一些同学买,但海报的利润太低,需求量也不大,所以,他只做了一次推销海报的生意,便没有持续做下去。

“现在我觉得,不管是做什么,持续、坚持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他说:“如果刚上大学那会,我懂得这个道理,把袜子和海报一起做,并长期做下去。我认为,后面会有很多同学主动来找我买。”

他继续说道:“我确实有点小聪明,但我缺乏耐心。这是我这么多年来,历经过许多事情后,才发现的弱点。”

毕业后,他没有服从学校的安排,去酒店当实习生。他自己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。老板还挺看重他。可他工作几个月后,就离职了。

这是真没有耐心的表现。离职后,他很快找到新的工作。可他又是工作几个月,就离职了。很难想象,往后的几年里,他每一年都在找工作,而且总能找到新的工作。这确实跟他的小聪明有关系!

“在工作上,我错过很多机会,可以说,这些机会是我自己放弃的。”他说:“原因是我想着,我应该自己出来创业。可是,我从来不具备创业的条件。首先创业的钱,我没有。”

即便没钱,他在这个过程,还小打小闹,做过几次生意。他每次借到几万块,就开始做小生意。每次小生意,他都以亏钱结束。

这些年,他不断的换工作,钱没赚到,还借钱去做小生意,生意亏的钱又无法还得上,可想而知,他这一路跌跌撞撞,早就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了。

“我不知道,自己怎么会选择一条如此坎坷不平的道路。”他说:“这真的跟一个人的性格有关系,还有就是人的内心在想什么,很大程度会影响着他将去做什么。”

这个回忆里,实际上他省略了很多痛苦的事情。他所做的事情,有悖于常规。因此,他面临诸多的误解与嘲讽,可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。

他不想说,也认为没必要说。

“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,”他说:“我能从这些经历当中吸取到教训,我认为,也值了。”

现在他最担忧的问题,就是家的问题。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,就是多赚钱。

他认为上班,每个月拿固定工资,而且工资不高,解决不了问题。这一次,他更像是被逼着出来自己做。他一直在寻找突破的地方。

他说:“我想来想去,只有我从某一个点,获得突破以后,我才有办法去解决其它问题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我没有回答他,而是继续倾听,他说:“我需要综合自己各方面的能力,找到一个可以突破的点,然后去突破。”

“这就好像,我需要先爬到山顶,才有能看得见山下的情况。其实,赚钱也是这么一回事。当你从某方面突破以后,才有办法持续赚钱。”他继续说道。

他看待事情的角度,总是有点异于常人。对于他说的话,我似乎有点明白,又似乎不明白。但从他坚定的眼神里,我感觉到,这是源自于他内心的一个声音。这个声音在指引着他,继续向前。

他的家虽然还在,但已经是在风雨中飘摇了。

他能怎么办?没有固定的收入,每个月还要交房贷、网贷,以及生活中的开销,他只有咬牙前行。

母亲在担忧中过日子,妻子也在担忧中过日子,他们几兄弟目前又显得无能为力。

一个家,需要有一根顶梁柱。过去,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,无怨无悔,默默承受着所有的事情。现在,他们几兄弟,似乎担不起这样的担子。

“很没用,”他说:“钱能解决的事情,在这里,我们却解决不了。”

有时候,他想挨个挨个的去求人,可一直没有付诸行动。他觉得能够帮他的人,已经帮过一次,不可能再帮自己第二次。

“我最害怕的,是网络贷款的那些人会上门来讨债。”他说:“我也害怕看见,我家被单位拍卖后,把我们赶出去。我在想,我能做什么,该怎么做?”

他该怎么做?

我看见,他又点燃一根烟,默默的抽起来,眼睛望着前方。
一个网络推广者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微陆丰 ( 粤ICP备12089281号-2 )

GMT+8, 2018-11-21 19:45 , Processed in 0.09363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